香天下

  • 全球香炉藏品连锁品牌
香天下 >> 香天下新闻 >> 拍卖升值 >> 新闻详情

大哥拿香炉上节目,专家:少了“两只耳朵”,他却说“不抱期望”

时间:2019-09-02 来源:百度

  随着考古发现的增多,诸如“越王剑”这样的文物,无论精美程度还是制作技艺,就连科技发达的今天也很难做到,这也促使今人对古代产生了浓厚兴趣;当然,至少现在还做不到“穿越”回古代,不过通过文物窥视一下古之繁华还是可以的,这也是考古收藏大热的一个主要原因。实事求是的说,拿着“传家宝”上鉴宝节目的例子不在少数,听专家动辄百万的估价着实让人心里痒痒的,恨不得自己也有一件“祖传宝物”;就在前些年的某档鉴宝节目中出现了一位大哥,他要鉴定的是一件“残缺”香炉,为此还引起了现场的一阵哄笑,但专家却说:如果不是少了“两只耳朵”,价值至少在五十万以上。

  简单介绍一下。这位大哥手里的“宝物”显得平淡无奇,因此一出现就有藏友先评价了一番;就见他手里的是一件铜制香炉,器形不大,色泽暗黑,似乎没什么特别,尤其还有两处明显的“残缺”,因此现场多数人并不看好,甚至有人说这是一件经过简单“做旧”的现代制品,为此还引起了一阵哄笑。不过这位大哥一直面露微笑,似乎对这类评价已经习惯了,并最终将香炉恭恭敬敬地摆在专家面前;专家问其来历,大哥坦言称自己的母亲信奉佛教,经常用它焚香,后来母亲过世,他也没舍得扔,于是就来鉴宝节目请专家看看。同时大哥也很实在,直言自己对古董文玩一窍不通,他也承认对这件“残缺”香炉不抱价值期望;至于为什么一定要请专家鉴定,仅是儿子对母亲一生焚香礼佛的肯定和追思。

  听完这些,专家表达了对鉴宝人的敬佩之情,但就这件香炉而言,毕竟是件“残缺”品,而且也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,因此还是引起了一阵小声议论;现场专家并未受此影响,继续捧着香炉从不同角度仔细鉴别。良久之后,就在现场又开始蔓延“不看好”情绪时,专家给出了初步鉴定结果:这是一件“宣德炉”;一石激起千层浪,专家这话第三次引起了现场讨论,这次却并非“不看好”,而是一阵惊叹之声。说起“宣德炉”在历史上颇为有名,圈内朋友还称它为“改变历史的标志物”,这里仅做简单介绍;自汉代兴起焚香风潮后,“香炉”就成了文人墨客,王侯贵族的一种必需品,之后还演变成了礼佛重道的一种器物,但最初却是以陶、瓷、铜、铁、瓦等材质制成。

  到了明代,由于宣德帝对“香炉”的特别嗜好,以暹逻国进贡的“三万九千斤”红铜为原料,责成宫廷御匠吕震和工部侍郎吴邦佐参照皇府内藏的柴窑、汝窑、官窑、哥窑、钧窑、定窑名器款式,以及《宣和博古图录》、《考古图》等史籍,亲自设计和监制了一批新型香炉;但这里还有个重要问题,宫廷御匠吓得战战兢兢向宣德帝禀告,说制成上好香炉需要将铜精炼六遍,且每炼一遍铜就会减少,精炼六遍后所剩之铜怕是难以制作“规定数量”的香炉。实事求是地说,宫廷御匠说的也是实话,之所以吓得战战兢兢就是害怕皇帝不理解;结果明宣帝不仅没有怪罪,为了做出精品香炉,反而下令将炼铜次数翻番,达到精炼十二遍,并在原料之中再加入金、银等数十种珍贵金属,最终制出精品“宣德炉”三千三百件。

  这是出自《宣德彝器图谱》的记载,值得说明的是,这本书记载的事例在众史料中均未出现,只有清乾隆时出现过一次;而且考古专家发现,这本书居然还带有1948年的序和诸多疑点,因此专家断定,这本书应该是后世“伪作”,关于“宣德帝造香炉”的记载也成了不可证。除此外民间还有种说法,宣德帝在位时宫廷发生大火,于是皇帝下令造了这些香炉放于宫中各个角落,目的是“避火”;这种说法同样在史料中不曾出现,按道理说“宫廷大火”应载入史册,但至今没有史料提及,总的来说,世上虽有“宣德炉”,却没有关于它的史料记载。如果仅是没有史料记载也就罢了,让考古专家更头疼的竟然还有;史料记载,宣德帝时确实出现了新型“香炉”,朝野亦需用铜香炉,并在皇宫贵族的推广之下逐渐深入人心。

  宣德帝之后,世间依然沿用宣德炉的造型和款式,并出现了多种变化,炉底落款居然都是“宣德年”,这就致使考古专家难以分辨哪些才是宣德帝监制的;不仅如此,或是宣德帝制造的香炉太过精美,甚至明朝有些“司铸”官员,召集原来铸炉工匠,依照宣德炉的图纸和工艺程序进行仿造。这些经过精心铸造的“仿品”可与真品媲美,连今天的专家权威都无法辨别,至今各大博物馆内藏有许多宣德炉,却没有一件被公认为是真正的宣德炉,就这样成了考古学中的“悬案”之一。不管怎么说,“宣德炉”重韵味,无论整体还是细部设计,既显得拙朴厚重,又不失儒雅大气;值得注意的是,宣德炉底款的“德”字心上没有一横,因此又有“省一德”之称,但经现代专家查证,也有不省一横的,这也给后世鉴别带来了一定的难度。

  回头再说鉴宝现场的“香炉”,虽然那位大哥并没有抱特殊期望,但专家最终将其认定为“宣德炉”,不过究竟是不是宣德帝监制的可就说不清了;对此专家也稍感惋惜,因为这件宣德炉明显少了两边的“耳朵”,这两处明显残缺直接影响了它的价值。对此专家也向那位大哥求证,看能不能找回残缺的部分,不过结果还是令人有些失望;据鉴宝人说,自他小时候这件香炉就已经没了“耳朵”,母亲也一直把它当作普通的焚香用具而已,这就说明“宣德炉”或许早已残缺,至于“两只耳朵”的下落,或许连他母亲都不知道。

  听完这些后,专家禁不住轻叹一声:如果不是少了“两只耳朵”,其价值至少在五十万以上;那位大哥依然显得很平静,或许他期望的并不是香炉价值,鉴宝目的似乎也已经达到了。


TAG关键词: 编辑:安娜

精品推荐 更多>>

合作合伴:中国铜炉协会 龙泉青瓷行业协会 

友情链接:紫砂壶 铁壶 唐卡 古盏堂 新茶网

法律支持: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

二维码
官方微信
手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