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天下

  • 全球香炉藏品连锁品牌
香天下 >> 香天下新闻 >> 人物报道 >> 新闻详情

朱炳仁:让铜回到百姓生活中去

时间:2019-05-13 来源:百度

  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、熔铜艺术家朱炳仁将带着他的铜艺术品,参加本届中国(杭州)工艺美术博览会。他在铜艺术的蜕变,是一场中华五千年铜艺的复兴。

res03_attpic_brief.jpg

  十年前,朱炳仁父子倾其所能,用了65吨铜,在杭州河坊街开始建造近三千平米的江南铜屋——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,这融汇了“朱府铜艺”五代人的心血。

  这是一个完全铜的艺术世界,从门柱、房梁到一桌一椅全部都是铜打造的,成为“杭州一绝”,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,可以在博物馆里触摸、体验铜艺术的魅力。正如朱炳仁所期望的那样,“我的作品就是可以免费参观,大家可以随意拍照。” 2012年10月,朱炳仁艺术博物馆又出现在北京798艺术区的版图上。

  “朱府铜艺”始创于清朝同治末年,距今已有140年的历史。此后,朱家的铜雕技艺代代相传,传至朱炳仁已是第四代,第五代朱军岷已接上班。祖辈皆以铜艺和书法闻名于世,传家之宝就是“以铜立业、以书立世”。

  朱炳仁传承祖传技艺之余,对铜雕艺术进行挖掘和研究,在铜建筑领域创造了很多首创。他发明的紫金刻铜雕《玄奘求法图》,结束了古今中外铜雕艺术中没有刻铜壁画的历史;涌金铜桥是中国第一座单孔拱形实用铜桥;雷峰塔在经过反复试验和探索后,换上了彩色铜衣,成为中国第一座彩色铜雕塔……

  2006年,朱炳仁正在常州天宁寺建造宝塔,却在竣工的紧要关头意外发生大火,铜在高温熔炼下形成千姿百态的结晶体。朱炳仁正是在那场大火的历练中,开创了匠心独具的熔铜艺术。中国铜文化的历史源远流长,铜雕都离不开模具浇筑铸造。然而,朱炳仁发明的熔铜艺术,突破了这一传统工艺的束缚,成为“无模可控”的一门铜艺术。第一批熔铜作品问世,即被艺术界高度关注,第一幅熔铜艺术作品《阙立》被国家博物馆收藏。

  此后,朱炳仁又在此基础上,汲取历史上五彩、珐琅彩、粉彩的精华,独创全新彩绘“庚彩”,从此让古朴的铜穿上了流光溢彩的外衣。

  在艺术创作中,朱炳仁关注人类、民生,用自己的铜艺术语言,表达对这些问题的思考,比如近期的几件装置作品《稻可道 非常稻》《入侵》《金饭碗空了》。

  他用作品与时代对话,颠覆了铜艺在传统观念中的状态。通过当代思维,将中国五千年的铜艺文化,脱胎转化成当代艺术。朱炳仁称自己是一个徜徉在青铜文化长河中的现代铜匠,带着虔敬的心情追逐五千年的精气。他说:“但愿铜就是我,我就是铜。”

  如今,朱炳仁与儿子朱军岷把“让铜回到百姓生活中去”当作创新“朱府铜艺”的又一使命。“穷则穷,还有三担铜”,过去的人家里总少不了铜制品,如汤婆子、火锅、脸盆、锅铲等。眼下,不锈钢、塑料等用品占据了百姓日常生活。作为铜文化推动者的“朱府铜艺”,希望让铜再一次走入寻常百姓家。这与故宫“将故宫带回家”的理念不谋而合,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专程赴杭州,邀请朱炳仁作为故宫博物院文创顾问,并将乾隆花园中一座皇家四合院设为朱炳仁文创艺术馆。

  “朱府铜艺”第五代传人朱军岷秉承这一理念,创立“朱炳仁·铜”品牌。用“铜·亦生活”的理念,推出风水摆件、茶道、香道、食器、文化礼品等家居生活用品。在日渐式微的中国传统手工艺中,以“家”为核心,让传统铜文化通过现代美学的诠释,回归千家万户。

  朱炳仁认为最能代表他匠心的是《金饭碗空了》

  “金饭碗空了——2015人类缺什么?”这个互动式大型装置艺术作品是我对人类命运发问。今年6月,2015只金光灿灿的空饭碗,仰天朝上出现在北京大学图书馆。北大学子可以把愿望写在金饭碗边上,并把名字签在碗里。

  在我看来,人类用自然的馈赠填满了自己的欲望,却深陷生存危机。空与满,得与失,值得人们深思。所谓“匠心”,也是作为艺术家对社会的责任。

  美学说 / 美学的呈现,依赖艺术家的创作手法之外,呈现的是创作者的不同生命次第和艺术境界。

  匠心说 / 一件有匠心的作品不仅是技艺的呈现,也是艺术家思想的延伸,每一件作品都是用心倾注的。

TAG关键词: 编辑:安娜

精品推荐 更多>>

合作合伴:中国铜炉协会 龙泉青瓷行业协会 

友情链接:紫砂壶 铁壶 唐卡 古盏堂 新茶网

法律支持: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

官方微信
手机站